研究生

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东亚佛教研究中心读书会


中央民族大学东亚佛教研究中心读书会在2018314日开始以昙延《大乘起信论义疏》校注为中心,对早期起信论注疏进行细致的版本阅读、校勘和现代汉语、日语翻译。本期读书会由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外籍专家池田将则教授主持,中国人民大学张文良教授、中央民族大学史经鹏讲师等翻译,中央民族大学刘成有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张风雷教授、张雪松副教授、北京信息科技大学韩剑英副教授、北京大学杨浩助理教授等证义。中央民族大学东亚佛教研究中心近20位教师、博士和硕士生全程参与。

一、读书会主题和内容

起信论早期注释书现存四部,之前学界一般认为昙延义疏是最早的。而池田将则教授经过比较研究,认为2011年首次公开的敦煌遗书《大乘起信论疏》(日本・杏雨书屋收藏,羽333V)早于昙延义疏。他在发表了敦煌写本《大乘起信论疏》(羽333V)的录文和现代日语翻译(《敦煌写本<大乘起信论疏>研究》(首尔、东京,2017))之后,接着着手制作昙延义疏的校订本和现代文翻译。本学期读书会的目的是合众人之力一起研讨这个校订本和译文。

制作校订本和现代文翻译,主要包括以下工作:

①对照诸写本,制作校勘本。

②根据校勘本,制定批判校订本。

③根据批判校订本,完成现代汉语、日语翻译。

二、所用写本说明

本读书会将要校订的是昙延《起信论义疏》。去年池田教授多次往返日本、韩国两地调查、搜集此疏的各种写本,过程曲折复杂,最终搜集到了12个写本、一个刊本(续藏经本)。此外日本还有一个写本是东大寺本昙延《起信论义疏》,但池田教授尚未见到,目前只能结合高崎直道先生的整理来研究。搜集全部的写本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目前便基于这12个写本来整理研究。

通过文献学的整理,池田老师把十四个版本分为ABC三类,A类最古老,C类最新(续藏经本在C类中)。A系统又分为两支,从文献价值来看,高野山本1的价值最高(与BC系统无关联,年份较早并且独立存在),被选作这次校勘的底本,BC系统都是由A中的谷大本1、龙大本1传抄而来。(B系统本子基本存于大谷大学)

现在对外公布的只有续藏经本,若与写本对照来看,续藏经本中存在许多谬误与偏差,这是因为其底本可能就相对粗糙。

三、目前的进展

在已经进行的三次读书会上(314日、321日和328日),大家积极参与并学习一般的校勘原则和细节处理方式,同时针对出现的问题,不断调整学习环节。目前,大家通过仔细阅读比较各种写本,确定了两个段落的批判校订本,并在讨论章句文意后,在准确把握原文思想的情况下,对原文的句读以及现代汉语翻译提出了更确切的修改建议。

本读书会将持续在每周三晚上进行(寒暑假及国家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图片_20180402174157.jpg